主页 > 行业图集 >名人后代(三)‧与母亲一样作风“华丽”‧甄伟明开餐厅获奖 >

名人后代(三)‧与母亲一样作风“华丽”‧甄伟明开餐厅获奖

发表于2020-06-24
名人后代(三)‧与母亲一样作风“华丽”‧甄伟明开餐厅获奖甄伟明,一个在英国生活了23年,最终因为母亲而落叶归根的槟城男子。在认识甄伟明前,得先认识他的母亲雷月华,这名已故的槟城名女人,一生璀璨传奇。眼前的甄伟明,有着和他母亲同样的“洋派”,一样的率性,一样只为自己而活,从不在乎旁人的眼光。他说,母亲大胆自我的作风,一直无法得到一般人的认同。但她出殡那天,三轮车伕、木匠,甚至乞丐都来了。母亲教会了他一件事,人活着,一定要够豪气够义气够开朗,此生才不会有遗憾。和甄伟明做访问,是轻鬆愉快的。他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浓厚的英国绅士风度,已是当爷爷的人,却还是让人感觉“蛮有型的”。记者没看过其母雷月华,却从甄伟明身上深深感受到这名奇女子的特属面貌。雷月华生前非常豪迈,受她恩惠者不计其数,出殡排场之大被形容为自槟开埠以来仅次于已故摩多大王丹斯里骆文秀。妈妈去世乞丐也来吊唁甄伟明说,由于母亲人长得漂亮,为人又非常大方慷慨,可以把钱借给有需要的人,不管是朋友还是街边的乞丐,她都一视同仁待之,所以朋友满天下,她去世时,槟城的鲜花卖断市,逾500个吊唁花圈从丧府排到路上。雷月华平日以诚待人,她身后大家也以同样的心来回报她。看甄伟明经营的QEII酒廊餐厅就好,还有SOHO,那家每晚名人云集的地方,甄伟明和母亲一样,都有很“华丽”作风。他说,他从不理会别人怎样看他,“二世祖”也罢,“败家子”又如何,最重要的是,他和妈妈都清楚知道,他们都是凭真本事支撑下来的。“小时家境不好,我在英国求学时,没人会相信,我在餐厅做兼职,而且是连洗厕所也包办的。我妈也一样,做过许多卑微工作,但我比妈妈幸运多了,后期我有妈妈当靠山,妈妈对他人两肋插刀,对子女更是能给多好,就儘量地给,因为我妈,我们也没吃太多的苦头。”他说,妈妈是个非常前卫而且大胆的女性,50年代,因婚姻不愉快,即果断地与先生离婚。“离婚这回事在那个年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女人,会被千夫所指,所有的罪名都落在女人身上,但我妈非常坚持,这就是她,非常勇敢的一名女性。”父母离婚后,甄伟明跟了父亲。但11岁的一场事故,却让妈妈决定把他留在身边。“那天我和朋友脱了裤子后到河里玩水,但后来裤子被河水沖走了。在最无助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妈妈,于是我只穿件T恤,光着下身去美髮院找妈妈,妈妈一看到我的糗样,觉得很心痛,自此决定把我留在身边。从此,我也和自小崇拜的妈妈有了更多相处的机会。”陪妈妈共度最后几年他说,妈妈很忙,又做美容又经营服装店又经营工厂的食堂生意,24小时都不够用的她,却一直都没忘了妈妈的本份。他说,妈妈是个最好的妈妈,贴心、细心,又把他们照顾得无微不至,可惜,中学毕业后,甄伟明就去了英国深造,而且一呆就是23年。“妈妈很关心我,每星期都打电话我,那时长途电话费相当昂贵,但妈妈放心不下身在远方的我,甚至还在英国给我买了辆轿车,我每天就神气地开着车子去上课,我妈那时赚钱非常辛苦,但为了我们,她是甚幺都愿意的。”在英国呆了足足23年,还在伦敦开了家中餐厅,而且餐厅还得了奖。他说,那里的生活非当适合他,也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但住了23年,他还是回来了,他说,这完全是为了他最心爱的母亲。“我妈老了,身体也开始变差,我和妈妈已经错过23年的相处时光,我不想让自己有所遗憾,所以我回来了,24小时陪在她身边,虽然每年的团年饭都只有我们两人吃,但还是很温馨的,我陪了我妈好几年的时间,这几年,是我们母子最幸福的时光,她走了,我也了无遗憾。”身为雷月华之子,伟明和母亲一样,是个拥有自己想法的人,就算是蹲在街边吃饭,也无所谓。他说,这是妈妈告诉他的,想做甚幺就去做,雷月华不在乎的东西,她的子女也不必在乎。坚持以最美形象示人想当年,雷月华在槟城美容界是“一姐”,当年光顾她美髮美容院的名媛及明星不计其数,包括中港台明星,不管是多大牌的明星到槟城宣传,都会被安排到她的美髮院做髮型。而儿子甄伟明,也在饮食界闯出名堂。他在伦敦时,经营了10年的中餐厅Chin’s Stylish Chinese Cuisine还获美国纽约的《Store Magazine》和英国伦敦《What’son In London》选为年度最佳餐厅。最近,更获澳门选为亚洲其中一家最佳餐厅,他也刚赴澳门领奖回来。刚获选为亚洲最佳餐厅“我爱看别人用餐时的温馨情景,我妈就爱看人穿戴漂亮。我妈有4个女儿,就只有我一个儿子,对我们的教育都採取绝对开放的方式,唯独我们的仪表,她有她的坚持。”他说,妈妈是个大美人,外表美,内心更美,她在这世界上是很特别的一个人,特别到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我妈向来很坚持要以最美的形象示人,对于孩子,她更是紧张万分,每天早上醒来,她都会坐在客厅等我,我出来时,若穿着令她满意,她就会很开心地吹起口哨,若不满意,马上下令我更换。瞧,她有多可爱!”他笑说,母亲在晚年病重时,身体上插着胶管,一次,她重複地跟伟明说了几次话,因听不清楚,伟明只好将她的氧气罩拿下来。“原来她说我脸上长了黑斑,叫我快去美容院洗脸。你说,这样的母亲,我该把她怎样办?”身为雷月华的儿子,甄伟明觉得是很多世修来的福,虽然他和她真正相处了解的时间只有后期的那短短几年,但他说,母亲的笑声和强悍的作风,将一辈子活在他心中。受母教诲“马死落地行”甄伟明说,妈妈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马死落地行”。所以,自小,他就有一股不怕失败,不认输的性格,他说,这股傻劲,是妈妈自小灌输的。“妈在后期病重时,从来也没在我们面前认输过,一次也没有,她到底有多痛,到底有多害怕,她从来也没说过一句。”直到有一回,她才终于忍不住投降,而那一次,把她送入院时,医生即告诉他们要有心理準备了。病重仍四处劳动他说,记得那一次,一群朋友来家探望她,她非常开心地上了一趟厕所,当时,她忽然把他叫过去,痛苦万分地说:“我很辛苦!”那时,他才知道妈妈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但最痛苦的时候,她都选择自己一个人默默去承受。“妈妈入院后,撑了几个月才过世,直到她走时,她所留下的,都是最美好的回忆,她的人生过得很精彩,该做的她都做了,我们做孩子的也很欣慰。”他说,妈妈在病重时,还是常常四处劳动,她热爱慈善,常常坐着轮椅也坚持要出席慈善活动。目前,妹妹们则积极做善事,以便将妈妈这股为人的精神给传承下去。妈妈助装助听器老员工铭记恩情雷月华去世后,伟明聘请了一名跟了妈妈很多年的老员工,老员工每回谈起雷月华就老泪满脸,口袋里还时时刻刻带着一张雷月华与他的合照。伟明很有感触地说,妈妈的爱,不只孩子难以忘怀,就连员工也对她永远怀念。“那名员工是有听觉障碍的,很多年前,妈妈二话不说地替他装上了助听器。在当年装助听器,是很昂贵且不普遍的,所以,她对老员工的这份恩情,员工永远铭记在心。”他说,妈妈去世时,他们原本也悲痛万分,后来,在办丧礼的几天下来,他们反而平静了,只因看到让他们非常感动的场面。“那些乞丐、木匠,都连续哭了好几天,就像失去亲人般的伤心,这些人,我们从来都没见过。知道妈妈四处造福人群,有那幺多真心待她的知己良朋,我们都很安慰。”人物:甄伟明(Dave)家庭背景:50年代“青鸟皇后”、60年代茶花女、70年代美髮美容界传奇女子雷月华之子。现职:甄──新派经典中菜/QE II/SOHO酒廊餐厅创办人/副刊‧报导:林春莲‧2010.11.0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