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地精彩 >名人后代(一)‧月领600元薪水‧庄厥成乐当人民英雄 >

名人后代(一)‧月领600元薪水‧庄厥成乐当人民英雄

发表于2020-06-24
名人后代(一)‧月领600元薪水‧庄厥成乐当人民英雄万贯家财的富家子弟,常是许多人羡慕的对象,新闻媒体常报导他们挥金如土和呼风唤雨的模样,也让许多人怨叹自己歹命,没能生对地方“含着金汤匙出生”。庄氏家族第五代的庄厥成却不是这样想。贵为羽球名宿庄友明的长子,他两年前获选为市议员后,愿意放弃庄氏接班人的身份而甘于做人民的英雄,每月领区区的600令吉薪水,一心为槟城的未来争取更美好的前景。庄厥成说,他很庆幸也很荣幸有一对开通的父母,才能让他放下沉重的“金汤匙”,赋予他转弯的勇气。庄氏家族在槟城是名门望族,在当地扎根超过百年。第一代庄清健是于1820年从中国厦门南来大马,先到亚罗士打当劳工,过后再到槟城一家杂货店工作,随后从事种植椰树及树胶等,最后进军房屋业。第三代庄荣海育有3名儿子,依次为拿督庄友良、拿督庄友明及拿督庄友扬。而庄友良和庄友明最广为人知,两人都是大马羽球坛响噹噹的人物。来到第五代的庄厥成,2008年后成了槟岛市议员,全心为民服务,走的又是一条与先辈迥然不同的路。回首来时路,50岁的庄厥成很感触地说,才呱呱坠地命运就似乎已注定,做了48年的孝子,在别无选择之下,他只能在众望所归下为父业打拚。但年过48后,一次的机缘,让他忽然有了转弯的勇气,他说,现在的他是向着自己的心意走,儘管前方的路再艰难再辛苦,他也甘之如饴。勇于放下做回自己“以前我是公司的前锋,现在的我,为能更畅所欲言,已决定退向幕后,只得个挂名董事,把权力都交予我的两名弟弟和其他员工们。身为一名槟岛市议员,我每月只领600令吉的底薪,但我不后悔,搞好槟城的前景,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未来的人民和我的子女前景打拚。对我而言,这样的人生更具意义。”他说,能有这份“放下”的勇气和做回自己,他今生最感激的,就是他那很开通很体谅的父母。两年前,当他获选为市议员时,他是又惊又喜又忧,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先争取家人的同意。父亲一句:“想做就去做,但一定要用心去做,别丢了庄家的脸。”一度让他感动得双眼泛红。虽然很多人都说,侯门生活完全没自由,一举一动都备被外界关注,更何况他爸爸是羽球名将,更是走到哪,老爸的名字总是如影随形在耳边扬起。但庄厥成说,他比他人幸运的是,他的父母都在英国受过教育,思想较为洋派,所以,自小,他们不会给三名儿子套上任何“光圈”,也不会给孩子任何压力。西方思想父亲重传统“我爸妈常说,快乐地做回自己就好了,任何选择和决定,他们也一定会给予百分百支持。他们本身也出身名门,对名门之子的压力自是感同身受,对名利我爸妈也同样看得很淡,所以,我们兄弟是活得蛮自在的。”他说,他们也常陪老爸做运动,包括父亲最爱的羽球。但兄弟们都嚷着怎幺可能是老爸的对手,老爸也从不勉强,常常,还把自由权交予他们,他只是奉陪到底。最重要的,父子们可藉运动促进亲子情。“我爸是很可爱的,他虽然有西方的思想,骨子里却有着很重的传统概念,他认为,任何的事,都不比家庭重要,我爸很重视家人团圆的那一刻,也常灌输我们,作为男人,一定要对太太和孩子负上全责。”他笑着说,老爸的教育法,是很“高明”的,他是用以退为进的方式,来考验孩子的智慧和能耐。年少时曾挥金如土庄厥成坦言,年少不懂事时,曾也有过一段“挥金如土”的岁月,享受用钱来买友情买快乐。学生时代,每天上下课,都会有司机来接送他,他就会很热情地把几个死党都接上车,神气而自得地享受“少爷仔”的阔气和特权。“小时候,我爸都会给我50令吉的零用钱,他甚幺都不说,就任我拿,其实是在观察和考验我。结果,我中计了,每回都是伸手一拿,转身就花光了。”如果钱拿得频密了,老爸就会问:“这样快就花完了?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吗?”庄厥成想了想,摇了摇头,精明的老爸一点就通,问道:“都用来请朋友了是吗?”庄厥成红了脸,开始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每花一分钱都有罪恶感后来,整一星期,庄厥成没再向老爸拿钱,老爸开始纳闷了,忍不住主动问儿子:“怎幺最近都没向我拿钱了?”庄厥成虚应了几句,就避开了。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每天做伸手将军,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每花老爸一分钱,都会觉得内心的罪恶感加剧。高中毕业后,庄厥成就被送到英国深造。他说,那时忽然觉得心头底的那块石头给完全放下了,轻鬆得很。“我爸妈没给压力我们,但我们会给自己压力,身为长子,我更希望自己有一个好榜样给弟弟看,爸妈越开通,我就越把自己的线拉紧,不希望自己做错甚幺,让庄家蒙羞。”英国半工读养活自己到英国唸书的庄厥成,卸下了富家子弟的尊贵身份,开始了自立的生活。“我半工读来养活自己,没人相信,我去工厂扛马铃薯赚外快,扛了一星期的马铃薯,每天扛10小时,就赚取了1500令吉马币,收入比经理还要高,这笔钱,我很有计划地在一星期内花完,包括我平日的吃住和学费。”他笑说,打了工之后,才知道赚钱不易,每分钱都是点滴的汗水换来的,所以,花的时候,的确会想了又想,开始感受自己赚自己花的那份满足感。“后来,我又到英国一家航空公司担任生产研究工作,这工作让我越做越有成就感,老爸电话来,我告诉他,我不想回来了,要留在英国发展。我老爸虽很开通,但家庭观念很重,他自是不依。结果,10年后,我还是回来了,乖乖在老爸的公司做事。”从低做起磨出真本领他说,很多人都以为他是“小开”,一定会直接坐上很高的职位,但事实上,老爸却是一视同仁,让他从低做起。“我一进公司,就被安排在会计部当助理,说好听是助理,事实上是打杂小弟,泡咖啡、当跑腿的工作,每月薪水只有几百令吉。”他说,同事都知他是老闆的儿子,但却没特别“优待”过他,该做的都会开口叫他做,因大家都知道,在庄家就是这样,不分彼此,要凭真本事上位,这也是老爸最“开通”的经营事业方式。“我呆在这苦闷的部门一年多,才终于能换部门,有一点小空间可以发挥所长,不过,现回想起来,老爸也真是用心良苦,不从低做起,又岂能磨出真本领来。”出身名门上辈子修来的福出身名门,庄厥成也承认,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份。“有这样的背景,我的确可以比他人少奋斗几年,前方的门已有人替我打开,就只要我用脑袋闯出一条明路来。我不否认,身为庄家一份子,的的确确是很大的福气,甚至我还比他人多了更多的自由和磨练的空间,我非常珍惜。”他说,“二世祖”在现今这个竞争激烈的年代已不流行了,家族再有钱,若本身不争气的话,迟早坐吃山崩。管理家族生意会有顾虑他说,身为庄家后代,在管理家族生意的时候,也有很大的一个顾虑,譬如,很难“豁出去”。“这片江山是祖辈好不容易打拚出来的,所以,每作一个决定的时候,我都会再三考虑很久,儘管心中有再大的目标或计划,但很多时还是会选择不冒这个风险,我不能因为我妄为,而赌上庄氏世世代代的心血。”他为家族生意拚了十多年,直至两年前,因为担任了市议员这任务,他才决定退了下来,他说,很多人都说他傻,富家子弟不做,要去日晒雨淋做吃力不讨好的市议员。“我不觉得自己傻,有天,我当然还是会回到庄家的位置去,但目前,我有这样的空间和机会来做自己想要的,我觉得是非常值得的。”人物:庄厥成年龄:50岁家庭背景:大马一代羽球名将兼槟州产业界巨擘拿督庄友明的长子。现职:槟岛市议员/槟州中华总商会执行董事学历:英国留学硕士/副刊‧报导:林春莲‧2010.11.01

上一篇: 下一篇: